人生很喪的時候,你是怎么滿血復活的?

  01

  前段時間,朋友阿志覺得很喪。

  再過兩年,女兒就要讀小學了,可是學區房還沒準備好。

  按照現有房子所在位置劃片兒,女兒未來就讀的小學很遠。年邁的母親很難幫忙接送孩子,而阿志夫妻工作地點和小學并不順路。

  他被迫積極起來,到處看房,卻收獲甚微。要么對片區所屬小學不滿意,要么就是房價太高,阿志無力支付。

  看了兩個多月的二手房,阿志終于發現一所合適的單身公寓。但是,由于特殊原因,房主要求三天內全額交款。

  房款若是分期來看,阿志尚負擔得起,但是三天湊齊全款,他確實有些為難。心儀的房子就這樣在眼皮子底下溜走了,阿志無比沮喪。

  在這件事上,阿志和愛人發生了頗多不愉快。愛人口不擇言,埋怨阿志沒本事。

  阿志回擊,買學區房的事兒以后由“有本事”的愛人全權負責。兩個人為此慪氣好幾天。

  其實,阿志并不是真的生愛人氣。他的內心對愛人的話甚至有幾分認同。

  同齡的男人,事業有成有房有產的,大有人在,而自己連女兒讀書的學區房都搞不定。低落喪氣的情緒就此開始蔓延。

  阿志說,那段時間,他看什么都是灰暗的。

  或許在別人眼里,阿志過得還不錯,但是他對自己的生活卻提不起勁頭來。

 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,讓他滿血復活的卻不是什么大事件。

  一天下班,他剛進門,女兒遞上拖鞋,揚起小臉驕傲地笑著:“爸爸,今天幼兒園老師表揚了我!”

  聲音里滿是毫不掩飾的快樂。

  不遠處沙發上,愛人的笑臉甜甜的。

  阿志瞬間被治愈了。沮喪無奈無助的情緒,頓時煙消云散。阿志甚至有些不明白,自己為什么垂頭喪氣了那么久。

  02

  鄰居一個哥哥,在大學快畢業時,他的母親意外去世。

  在葬禮上,他一滴眼淚都沒掉,整個人從那天開始,像丟了靈魂般。

  正值就業季,他走在應聘大軍中,如行尸走肉般。面試了幾家公司,他都沒接到面試通知。

  對此,他毫不意外。每次面試,他都心不在焉,常常答非所問。

  他覺得人生喪到了極致,大約從此再難以有亮麗的色彩。

  學校通知畢業生離校那天,他依然沒找到工作。他麻木地整理著行李,等著被“掃地出門”。

  宿舍里悶熱,讓人心煩意亂。他坐在光禿禿的床板上,不知道未來何去何從。

  宿管阿姨敲了門,說樓下有人找他。他眼神空洞,僵硬地下了樓。他不知道是誰找他,但肯定不是父親。父親比他還頹廢,日日飲酒麻醉。

  到了樓下,一個陌生的女孩站在眼前,手里拎著一個袋子。

  看到他下來,女孩嫣然一笑:

  找工作急不來,也是需要緣分的。你這么優秀,若是面試時再稍微注意下精神面貌,肯定沒問題的。

  說完,女孩遞過那個袋子。袋子里是一套嶄新的西裝。他呆呆地接過袋子,生硬地說了一聲謝謝。

  回到宿舍,他試穿了西裝,剛好合身。他摸著胡子拉碴的下巴,積攢了很久的眼淚流了下來。

  他找出快生銹的剃須刀。很快,鏡子里的他像換了個人似的。那個瞬間,他被治愈。

  他忽然明白,這個世界總有人代替母親來愛他。也總有人值得他像愛母親那般,傾其所有地去愛。

  去年,他和女孩結婚三周年。大學里,女孩暗戀了他整整四年,在他最喪的時候才鼓足勇氣去靠近他。

  03

  前幾個月,小君身體簡直亂了套,小毛病不斷。

  不是頭疼發熱,就是著涼腹瀉,要不就是腰椎頸椎不適。

  一個多月,她都奔波在醫院的各個科室。這些毛病,治好了一個,另一個接踵而至。

  面對醫生,她有些眼淚汪汪。她可憐兮兮地問醫生,有沒有什么辦法,讓這些毛病一下子全部消失。

  醫生很無奈,小君的體質確實很弱,調理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。況且,有些毛病也不是靠藥物可以徹底治愈的。

  身體的不適,工作的壓力,讓小君變得消沉無助。在又一次加班至深夜,小君回到家中,只覺得頭暈目眩。積壓的情緒一下爆發了。

  她坐在地板上,任眼淚長流。她發了一條很喪的朋友圈。管不了那么多了,她只想發泄。

  然而,這并沒有讓她感覺到好一些。她瘦弱的身體,已經影響到她的三觀。

  她開始懷疑人生的意義。

  工作到底是為了什么?

  如果工作是為了生活,那么生活若不快樂,工作又有什么意義?

  她的小腦袋里全是哲學問題,思考的結果卻都很喪。

  在她得不出答案時,一個陌生電話進來了。那端是一個熟悉又遙遠的聲音,猶豫著問候:“小君,你身體好些了沒有?”

  聽到有人關心,小君的眼淚再次涌出。對方說第二句話時,小君才聽出對方是誰。居然是很久不曾聯系的舊時好友。

  對方說:“小君,從明天開始,我們一起晨跑打卡,鍛煉身體。我來監督你。”

  兩人在不同的城市,早已漸行漸遠。可是,內心那份關懷卻依舊。

  小君站起身來,對著鏡子,突然笑了,覺得自己被各種小毛病打敗的樣子,實在有些可笑。

  04

  我們要承認,人生總有一些時候,真的很喪。

  要么是生活本身確實很喪,要么是你覺得一切很喪。

  有時,這種垂頭喪氣突如其來。

  突然間,你就不想說話了,你沒了和任何人寒暄的心情,你沒了對著生活微笑的精氣神兒。你仿佛一剎那間失去了全世界。

  有一期奇葩說中,邱晨作為正方一辯,穿著一身寫著“喪”字的衣服,一開口就說:“對于一個喪人來說,這世界上有什么事兒不是壞事嗎?”

  那刻,她穿的那套衣服變得無比應景,意義重大。

  是啊,處在一個很喪的階段,人生還有什么愉悅的事情可品嘗可回味的?

  眼前所有的色彩都消失不見,只剩下黑色充斥其間。

  但是,可以垂頭喪氣,可以無助迷茫,卻一定不要在最喪的時候否定自己,否定生活。不要在最喪的時候,做出讓自己追悔莫及的決定。

  因為,人生有低谷就有高潮。人在低谷時會輕易地變成井底之蛙,一葉蔽目。往上慢慢揚起時,總有一個時刻,你不需要任何人生大道理,瞬間被治愈。

  治愈你的可能是親情、愛情或者友情,甚至是路人一個關懷的眼神,又或者是別人臉上蕩漾的笑容。

  被治愈后的你,看天,天是藍的,看水,水是清的。那是一個和你覺得喪氣時完全不一樣的世界,是一個讓你慶幸還好沒放棄的美麗新世界。

分頁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