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經歷過最難熬的那件事是什么?

  文/初小軌

  01

  “你有沒有曾經日子緊張到吃飯都是個問題啊?”

  “有啊。”

  2010年夏天,我帶了2000塊錢去了北京,交完押一付三的房租,生完一場病,我就成了一個天天吹冷風吃小餅的姑娘。

  我想我必須得盡快找工作了。

  然后就誤打誤撞有家美容整形公司要我去上班。入職第一天,中午有個同事在負責統計大家誰要一起叫外賣,大家都點了各種蓋飯,輪到我了,我怔了一下,然后一臉高貴地說:“嗨,我就不要了,一會兒朋友來找我一塊吃。”

  嗯,朋友真來了,但不是為了找我吃飯的,而是為了給我送來93塊錢。

  因為自動提款機取不出來不足100面額的錢,但這卻是我的全部家當,我只能拜托她找個銀行柜臺幫我取出來,否則我中午就吃不上飯了。

  是的,同事來找我統計要帶什么外賣的時候,我之所以撒謊說朋友要來找我吃的原因,是因為當時我身上沒有一分錢。

  很多姑娘出門在外都像我一樣,特別能死撐,再難也不肯張口跟家里要錢,因為你害怕你媽會對你說,混不下去就別勉強了,趕緊回來吧。

  我偏要勉強。

  那家整形公司我只上了一天班就跑了,但奇怪的是,那件事我至今記得特別清楚。

  還好我迅速在一家雜志公司找到了工作,但發工資要一個月后,我這90幾塊錢實在撐不了一個月啊,怎么辦?我不能餓死啊。

  于是我繼續在網上投簡歷,抱著萬一有人可以接受我同時做兩份工作的僥幸,幻想著茫茫北京城中,有這么一家倒霉催的公司,正面臨著不雇兼職寫稿就會垮掉的嚴重危機。

  還真是幸運。

  有一家雜志社主編剛好給我打電話,我支支吾吾說,我只能兼職寫稿,稿費可以便宜一些,但希望可以預支給我幾篇的錢。然后做好了讓對方臭罵一頓的心理準備。

  他在電話那頭愣了一下,竟然沒有罵我,沒說行,也沒說不行,只是讓我先發過去一些作品給他看看。

  2個小時,他再一次給我打了個電話,說我寫新聞稿很專業,然后真的在沒見過面的情況下,給我打了1000塊錢,買我10篇稿子。

  對,就是這1000塊錢,支撐我最終留在了北京,才有了后來的一切。

  “那后來呢?”

  “后來我就有了絕地逢生的本事。”

  02

  “還有更慘的嗎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不是我的故事,是一個叫青檸的北京女孩。

  有一年,她跟一個男生談了戀愛,然后懷了孕。

  當時她剛考上研,男的剛參加工作,想來想去,孩子不能要,所以男生求著她把孩子打掉,她從了。

  手術完她嚇壞了,蹲在醫院門口哭,什么都不懂,感覺若有所失,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,想找個人說說話,卻不敢跟任何人多說半句。

  畢業后,他們訂婚了。

  然后,她又懷孕了,欣喜還沒捂熱,胎停育了,又拿掉了。

  這次被男方家長知道了。

  有一天晚上喊她去家里吃飯,對面的中年女人,面容慈祥,殷勤夾菜,卻面帶笑容地告訴她,兒子是三代單傳,不能絕了后,所以,這婚得先退掉,訂婚的禮錢也得先還給他家,等她什么時候再懷上孕,孩子能保證沒什么毛病地生出來,再結婚。

  她一下驚了,巴巴望著這個讓他走了兩次鬼門關的男人,希望能聽到一些讓自己相信這一切都是錯覺的解釋,可這個男人一直低著頭猛扒飯,一句話不說,好像那碗白米飯是他親爹。

  之后,男的就結婚了,新娘當然不是她。

  三年后的一個晚上,青檸突然給我打電話,哭著對我說:“我好像遇到了喜歡的人了,但我好想給他生個女兒啊,小軌你了不了解這種無助感啊?”

  這大概是我聽過的最凄涼的絕望了吧。

  當時我覺得真是挺無能的,說不出什么安慰她的話來,只是一個勁兒地跟她說,你一定要撐住啊,你一定要撐住啊……

  “后來呢?”

  “后來……起初青檸不敢嫁,怕自己萬一真不能生養,耽誤了別人,但她喜歡的男人偏要娶她,結果不到一年,倆人就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娃,健健康康,睫毛很長,啥毛病沒有,真是長得一模一樣,太酷了。”

  就像《悲慘世界》里說的那樣,人生至福,就是確信有人愛你,有人為你的現狀而愛你,說得更準確些,有人不問你如何就愛你。

  無底深淵,下去也可能是前程萬里。

  03

  “還能再講一個嗎?”

  “行吧。”

  幾個月前,我去洗車房洗車,老板是個20歲出頭的小伙子。

  那天的車是他親自洗的,店里一個伙計都沒有,洗好之后,他告訴我,這個店他打算盤出去了,而我洗車卡里還剩下三次沒用完,問我是想要他退我現金,還是愿意等下一個人盤下店來后接著用?

  我好奇:“怎么干得好好的不干啦?”

  他看了我一眼,跟我聊了起來,陽光下抽著煙。

  他突然被查出來心臟有問題,要去昆明做個心臟搭橋手術,所以這個活兒暫時就干不了,那天大夫問他,你帶了多少錢?他說,1萬。大夫說,那不夠,最少得先準備5萬吧,這趟就先給你開點藥吧。

  于是,他又坐著火車回來了,店里的員工一聽老板要打算把店轉出去,15號領了工資,16號就不來上班了。

  他想不明白,平常他對大家都挺好的,為什么人心可以一下變得這么涼薄。

  他擔心手術不成功,于是給自己認認真真寫好了遺囑,一個人待在店里把車子一輛輛洗好送走,挨個詢問洗車房的每個會員是想退錢還是等下個人接手店面繼續用。

  去昆明做手術的前一天晚上,他突然給我打來電話,說要加我微信把剩下三次的錢退給我。

  我心頭一酸,一下就被一種莫名的傷感擊中,趕緊說沒事兒,萬一等你以后再開張還能用呢。

  他堅持,說怕自己萬一再也回不來,那可就在這個世間留債了,死不瞑目。

  “那后來呢?”

  “這個故事的后來,我還不知道。”

  我講出來的原因是因為,當時很感慨這世間有這樣的人,不管世界待他如何殘忍,他都能回以溫情,報以友善。

  他讓我想起《熔爐》里男主的一句內心獨白:

  我們一路奮戰,不是為了改變這個世界,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。

  04

  這三個故事是講給一個抑郁癥女孩的。

  她小時候被一個老頭猥褻過,后來這種恥辱讓她始終過不去這道坎兒,有一天終于鼓起勇氣想去把那個老頭打一頓,卻聽村子里的人說,這老頭已經去世了。

  她常常拿小美工刀在手腕上割來割去,常常一個人爬上14樓比劃一下跳下去該有的弧線,有一天,她問我要一個活下去的理由,我就給她講了這三個故事。

  也分享給你們。

  分享給那些像她,像我,那些一個個在蕓蕓眾生中迷茫痛哭、苦苦煎熬的人。

  你一生中最難熬過去的那件事是什么?

  是思念一個人卻不能說?是上了5年班依然是一個打雜的小弟?是別人的父母可以買房而你的父母卻幫不上任何忙?是你最落魄的時候遇到了想要守護一生的姑娘?是你創業失敗負債累累?還是好好的一生突然要去經歷家破人亡?

  我們這一生,苦悶彷徨的日子總是比幸福的日子來得長。

  我們每個人,誰又不是在苦苦煎熬、拼命死撐?

  但僅此一生,想要活著,就只能竭盡全力。

  再苦再疼,你可以哭,但不能慫。

  如果當初放手了,就沒有后來。

  就沒有一個姑娘遇到一個不問你如何愿意愛你的人,就沒有一個洗車店小伙子努力留給這個世界的溫情。

  像尼采說的那樣,了解自己為什么而活,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。

  然后,十年后,往事都成下酒菜。

分頁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