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不起,你本科學歷不好,我們不能錄取你

  文/木子七阿七

  斯蒂芬·金在《肖申克的救贖》里提到,生活可以歸結為一種簡單的選擇:不是忙于真正的生活,就是一步步地走向死亡。

 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在生活的漩渦里掙扎努力,只是企望著頭頂的陽光能多一縷,留下的足跡能多一個,證明我們曾來過。

  朋友曉曉今年碩士畢業,拿著自己的簡歷去了好幾家公司,都被拒絕了。

  有一家公司,她已經進入了最后一輪面試,面試官只看了她的簡歷,就告訴她:

  “對不起,你本科學歷不好,我們不能錄取你。”

  她坐在路邊哭,風凌厲,吹在臉上生疼。

  她在電話里向我哭訴:“我覺得我已經夠努力了,為什么還要這樣對待我?難道本科學歷可以決定一切嗎?”

  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安慰這個認真努力的姑娘。

  因為當年高考前夕身體出了狀況,曉曉拖著病體上了考場,最后被一所三本院校錄取。

  在大學的四年里,她比誰都努力,大二通過雅思考試,拿了國家獎學金,成績一直是專業第一,最后被保送到一所985院校讀研。

  可是社會卻給這個姑娘狠狠的一個打擊。她辛苦努力的這幾年的結果卻被一句“本科出身不好”盡數詆毀,盡數消零。

  在社會這架天平上,她的本科學歷被無限放大,像個累贅的秤砣,拉著她不斷下墜,離當初的夢想越來越遠。

  曾經知乎上有一個名詞叫“本科第一至上論”。

  如果你本科沒有考上一個好學校,如果你不是985、211出身的,都會被質問一句:“為什么本科學歷不好呢?”

  不管后來你流過多少汗水,得過多少榮譽,本科的學歷都像是一點擦不掉的污跡。

  為什么,又憑什么?

  《三傻大鬧寶萊塢》里院長當著所有學生的面告誡他們:

  “杜鵑從來不會自己筑巢,她們總是在別人的巢里下蛋。”

  要孵蛋的時候,就把其他蛋從巢里擠出去,它們的生命就是從謀殺開始,這就是大自然。

  你們也和杜鵑一樣,生活就是賽跑,你跑得不快,就會被別人踩到。

  我不同意他這種武斷和駭言,但也并非毫無道理。

  當初站在同一起跑線的我們,未來會有不同的落腳點,有的靠前,有人落后,而本科學歷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落點的位置和優劣。

  已經畢業幾年的學長一次和我交談,他說,當年他畢業求職的時候也是因為學歷被質疑,頻頻被拒,后來和幾個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創業做互聯網,才逐漸走上了事業的正軌。

  我問他:“你覺得這種看法公平嗎?”

  “事實上,這不是一種歧視和偏見。”

  “剛剛進入社會,你總會以為它殘酷和冷漠,其實不是的,很多時候我們的受挫,不是因為企業的有色眼光,而是因為我們還不夠優秀。”

  “你有能力卻沒被選上不是你的錯,你沒有脫穎而出,不是因為你不優秀,而是因為你還沒有優秀到讓別人能看到你。”

  當越來越多的高學歷人才進入市場,趨于飽和的狀態下,企業選人的標準就會變得更加嚴苛和刻薄。

  這不怪任何人,只是因為市場規律,物競天擇。

  因為足夠多的種子都在我的面前,我只想選擇最飽滿最有生命力的那一顆,種下去,它會長成參天大樹,枝繁葉茂,成蔭納涼。

  我們每一次口里嚷嚷著不公平,有黑幕的時候,其實都只是不愿意去承認,那些優秀的人比我們更努力的事實。

  我們用自己的懶惰和得過且過編織了“原來社會很黑暗”這張大網,用這樣的方式來欺騙和麻痹自己。

  可是成人世界里,規則和制度,像是一把利劍,會瞬間戳破我們的掩耳盜鈴。

  曾經是高考狀元的葉某,在流浪了近十年才被父母找到。

  街頭母親拉著他的手老淚縱橫,問及流浪原因,他支支吾吾提到只是因為掛科數目太多失去信心,所以選擇放棄學業,放逐自己。

  曾經的天之驕子,不過幾年,喪失斗志,淪落到街角乞討度日。

  與之相反,中央美院的一位保安依靠自學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,一時也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  有些人不愿意承認自己的無能和碌碌無為,欺騙自己,卻也是在欺騙生活。

  但是有的人,雖然被牽拉著向下墜落,但是心靈卻是永遠有著向上生長的力量和勇氣。

  再次聽到曉曉的消息,她去考博了。

  這個倔強不肯服輸的姑娘,決定在她的專業上繼續深造,她的目標是成為國內本專業的前沿領頭人。

  她給我發了一條短信:“我想了很多天才明白,不是因為我本科學歷不好才被拒,而是我還沒有擁有讓他們刮目相看的才華和能力,我還不夠強大到和我的目標并肩而行。”

  人生會有很多段路,很黑很暗,可再多么黑再多么黯淡無光,你都得咬著牙,一步一步走過去。

  因為有些路,你只有一個人走過,也只能一個人走過,才會明白,后來你每一次的深夜痛哭,換來的都是一個嶄新的開始。

  不是本科至上,只是能力不夠,不是歧視嘲諷,只是才華還不夠被人另眼相看。

  作者:木子七阿七,一個花式寵粉的公眾號。藏著一個普通女大學生滿滿當當的用心。我想跟你分享喜樂,陪你成長,也希望你能見證我的成長。

分頁:123